歡迎訪問新疆伊犁州政府網站!

今天是

“天馬”再續傳奇

新華每日電訊 發布日期:2020-05-09 16:21:46  

“天馬”再續傳奇

漢武帝賜名,李白詩贊,平定準噶爾,救援唐山大地震……

昭蘇縣一家賽馬場內奔跑的馬。 新華社資料片(記者王婧嬙攝)

4月的高原牧場上春風微寒。變化無常的流云下,褪黃泛青的大地上,近百匹駿馬正在奔騰,或棕、或白、或褐,時而傳來幾聲嘶鳴,轉眼就消失于高低起伏的草坡之中。

這是新疆北部伊犁哈薩克自治州昭蘇縣的遼闊景象。南倚天山,北靠烏孫山,昭蘇縣身處伊犁河谷中的一個高位山間盆地,屬于溫帶山區半干旱半濕潤冷涼型氣候,是新疆境內唯一沒有荒漠的縣。更因海拔較高、草原遍布,昭蘇成了馬的天堂。

40多年前,河北唐山發生7.8級大地震。在那個物資匱乏、百業待興的年代,良馬仍是緊急運輸最現實的選擇之一。中央政府第一時間想到了個頭高、耐力好的新疆天馬。

就這樣,昭蘇縣緊急選派90多名職工,帶著4000余匹馬,歷時50多天,穿戈壁,越冰山,風餐露宿,行程萬里來到唐山參與災后重建,留下一段“萬里駿馬送深情”的佳話。

這其中,大部分馬都來自因國防需要、上世紀60年代建設的昭蘇軍馬場。此后20年間,近萬匹良馬加入解放軍騎兵隊伍,成為中國邊疆騎兵部隊的重要坐騎,并在全軍軍馬烙印編號中使用“八一”徽章,被當地人引以為傲。

打仗、戍邊、救災……被稱為“中國天馬之鄉”的昭蘇縣自古以來就流傳著有關馬的各種故事。隨著時代發展,市場對馬的需求不斷演進,“汗血寶馬”的氣質,英國純血馬的速度,荷蘭溫血障礙馬、舞步馬的技能……如今,新疆“天馬”依舊在這片土地上繁衍奔騰,因時而變,續寫著新的傳奇。

“天馬”徠兮從西極

“天馬來出月支窟,背為虎文龍翼骨。

嘶青云,振綠發,蘭筋權奇走滅沒。

騰昆侖,歷西極,四足無一蹶。

雞鳴刷燕晡秣越,神行電邁躡慌惚。

天馬呼,飛龍趨,目明長庚臆雙鳧。

尾如流星首渴烏,口噴紅光汗溝朱。

曾陪時龍躡天衢,羈金絡月照皇都。

逸氣棱棱凌九區,白璧如山誰敢沽。

回頭笑紫燕,但覺爾輩愚……”

這是唐代著名詩人李白在《天馬歌》中對天馬的一段描述,詩人更是以天馬的神異自喻卓越才能。他筆下的“俊逸紫燕”,與昭蘇等伊犁地區的“天馬”有著密切關系。

在距今5000多萬年前的始新世,始祖馬生活在稀疏樹林草原中。有研究表明,野馬可能是在距今五六千年前的歐亞草原被馴化成家馬的。位于歐亞草原東部的伊犁河流域是家馬的馴化地之一,也是新疆“天馬”的原產地。

西漢初年,匈奴勢力不斷南擴,嚴重威脅著北部邊疆的安定。據《漢書·西域傳》記載,西域烏孫(今日伊犁河流域)盛產良馬。

漢武帝雄才大略、文治武功,對馬也是情有獨鐘。公元前115年,張騫第二次出使西域返回長安,烏孫派數十名使者,向漢武帝敬獻了數十匹良馬,因其身形矯健、輕快靈活、奔跑神速,漢武帝賜名“天馬”。公元前71年,以新疆“天馬”為基礎組成的騎兵擊敗匈奴,促進了統一多民族國家的發展,助力漢朝成為當時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之一。

“天馬徠兮從西極,經萬里兮歸有德,承靈威兮降外國,涉流沙兮四夷服。”漢武帝以《西極天馬歌》如此形容“天馬”的神勇與英姿。

公元702年,唐朝在西域天山以北設立“北庭都護府”,昭蘇是當時西北的邊陲重地,所產的新疆“天馬”為維護西域穩定和經濟、文化繁榮做出了重大貢獻。到唐高宗時,戰馬便從唐初的五千匹發展到了七十萬六千匹,極大提高了當時軍隊的戰斗力。

此后,歷朝歷代不少文人墨客都作詩神贊“天馬”。

除了李白的《天馬歌》,元末明初著名禪師釋宗泐也曾作《西極天馬歌》一首:“天馬來,自西極。流汗溝朱蹄踏石,眴目徑度流沙磧。天子見之心始降,九州欲省民痍瘡。宛王何人敢私有,貳師城堅亦難守。等閑騎向瑤池前,周家八駿爭垂首。天閑飽秣玉山禾,苜蓿春來亦漸多。感君意氣為君死,一日從君行萬里。”

清朝乾隆年間,清政府在伊犁建立多處馬場,培育良駒,以供軍需,“天馬”在平定準噶爾部叛亂中發揮了不小的作用。如今位于昭蘇縣城西南約60公里的格登山上,有一座俯瞰邊境的格登碑,又稱“平定準噶爾勒銘碑”。乾隆皇帝親撰碑文,記述了清軍在格登山平定準噶爾部叛眾、經由烏什回部擒獲叛軍首領的經過:“格登之崔嵬,賊固其壘。我師堂堂,其固自摧。格登之嶻嶭,賊營其穴。我師洸洸,其營若綴。”

“天馬”良繁逾百年

隨著時代發展,市場對馬的需求不斷演進,“天馬”也在改良“變身”。

“英國純血馬主要用于改良速度,培養競技型馬;阿哈爾捷金馬可以幫助‘天馬’提升氣質;荷蘭溫血馬能改‘天馬’習性,培養障礙馬、舞步馬;阿登馬可以助力‘天馬’發展為重型馬、肉用型和乳用型馬……”

在昭蘇馬場的育種基地,除了伊犁馬,記者看到了引進的20余種名貴馬種,包括被稱為“汗血寶馬”的阿哈爾捷金馬,每種馬的體格和氣質各異。被稱為“馬博士”的昭蘇馬場畜牧科副科長鄧海峰在這個國內養殖規模最大的馬場工作了21年。他告訴記者,從一開始靠“土馬”打天下到現在越來越多引進“洋馬”配種,新疆“天馬”的改良育種已經超百年。

鄧海峰告訴記者,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天馬”與引進的蘇聯輕型馬,包括奧爾洛夫、頓河、布瓊尼等品種通過完善的育種工作,培育了騎乘和勞作兼用的品種——伊犁馬。

作為“天馬”后代,長期以來,體格高大、外貌俊秀、力速兼備的伊犁馬主要用于放牧或運輸,是一種畜力或役用馬。“改革開放后,隨著農業機械化水平的提高,牧民的生活方式變了,人們對馬的需求也相對降低了。”鄧海峰說。

此后約20年時間里,馬產業的發展一度受阻,馬品種的研究和培育工作也按下了暫停鍵。

20世紀90年代,賽馬在國內開始興起,很多馬場都意識到需要轉型。1992年,昭蘇馬場從俄羅斯引進了3匹公馬和3匹母馬,“天馬”的培育進入多元化階段,育種重點開始向休閑騎乘型、賽事運動型、乳肉兼用型等方向轉變。

“天馬”的改良育種并非易事,新一代馬的穩定育種需要大約經過6代、大概30年的時間。昭蘇縣馬產業發展管理辦公室負責人李海說,對零散技術的搜集、傳統技術的改造和新技術的研發,是形成良種馬繁育標準體系的三大來源。

走近“大黑風”“小黑風”

在昭蘇,有兩匹新疆“天馬”遠近聞名,一匹叫“大黑風”,另一匹叫“小黑風”。

這兩匹馬的主人叫尼曼,是昭蘇馬場阿都勤伊犁馬養殖農業合作社的負責人。45歲的蒙古族牧民尼曼從小在昭蘇的草原長大,7歲開始騎馬,15歲開始養馬,而“大黑風”就是他養的第一匹馬,已經陪伴了他20多年。“大黑風”全身毛皮油黑發亮,跑起來像一陣風,也是第一匹為他帶來賽馬獎牌的新疆“天馬”。

“大黑風”是第一代伊犁“天馬”,今年已經25歲,基本從賽場“退役”。“它就像是我的親人,一直不離不棄。”尼曼說。

真正讓尼曼體會到“天馬”產業甜頭的是“小黑風”。“小黑風”的母親是伊犁馬,父親是一匹從日本購進的英國純血馬,它是按照良種馬繁育的標準在縣上配種站繁育的雜交改良后的伊犁馬。相比前輩,“小黑風”速度更快、耐力更好,過去幾年在“中華民族大賽馬·2018傳統耐力賽”等國內各大賽馬比賽中頻頻奪冠,累計為尼曼贏得了超90萬元獎金和4輛轎車。

“小黑風”3歲開始比賽,在屢創佳績后身價倍增。有人想要出150萬買“小黑風”,被尼曼拒絕了,如今它的后代已經可以賣到5萬元一匹。“它現在是我的寶貝。我安排了兩個馴馬師來專門照顧它。”

除了養馬、育馬、賽馬、馴馬和賣馬,從去年開始,尼曼組織合作社農戶采集孕馬尿,以一噸約7500元的價格銷售給江蘇某家制藥企業,2019年銷售額就超過了75萬元。

尼曼的合作社目前有40多個成員,木縣是其中之一。作為脫貧戶,他之前主要靠放牧和種地謀生,后來加入了合作社,目前月收入3000多元。木縣自己也養了兩匹馬,“之前賣掉一匹馬駒子只能賺1000多元,現在馬改良之后,一匹能掙5000多元。”

尼曼的致富和木縣的脫貧是新疆“天馬”產業不斷壯大,帶動當地居民增收的一個縮影。

2019年,昭蘇全縣馬匹存欄10.78萬匹,馬產業直接產值4.02億元,占該縣畜牧業產值的31.3%;農牧民人均馬產業收入2460元,馬產業對農村新增人均可支配收入的貢獻率為12.1%。通過育馬養馬,新型經濟體發展、文化旅游、賽馬賽事、技能輸出等措施,創造就業崗位3000余個。

“天馬”又飛騰

在昭蘇,有一條“天馬大道”橫貫東西,路旁隨處可見有關“天馬”的雕刻、指示牌等。在天馬旅游文化園賽馬場內,可以看到穿著普魯士藍和猩紅色馬術外套的青年駕馭著“天馬”,邁著輕盈優雅的步伐進行馬術表演。在天馬文化博物館,可以買到“天馬”造型的靠枕、冰箱貼、皮革擺件等文創產品……在壯大產業、帶動經濟發展的同時,作為一個本土的文化符號,通過一系列產品和活動,新疆“天馬”正在形成更大的品牌張力。

賽馬、馬術表演等活動在昭蘇已經常態化,當地也在主動對接北京、成都、江蘇、上海等地的馬術俱樂部。就在今年,天馬旅游文化園成立了專門的馬術隊,蒙古族的米特克勒是這里的一名資深馴馬師。曾在北京學習馬術的他,2008年作為引進人才來到昭蘇,開始了長達十余年的馴馬事業。

“馬是一種非常有靈性的動物,而馬術是一項力量與優雅兼具的運動,在人與馬的完美配合中可以很好地傳播馬文化。”米特克勒說。

每年7月,“萬馬奔騰”的壯觀場面都會在昭蘇一望無垠的大草原上演。自1993年起,這里每年都會舉辦“天馬國際旅游節”,來自全國各地的游客和美國、澳大利亞、比利時等地的海外馬術界專業人士紛至伊犁河谷,欣賞中國“天馬”等世界名馬的風姿。

此外,“中國天山論馬”高峰論壇已經連續舉辦十年,成為學界、產業界等探討馬產業和馬文化發展的重要平臺。

從全球范圍來看,西方的馬產業和馬文化發展較為成熟,其中英國馬業、馬文化擁有三百多年的歷史,在全球馬業市場上擁有較大的影響力和話語權。相比之下,中國“天馬”產業和文化的發展仍然面臨一定的挑戰。

“我們要讓‘天馬’成為與昭蘇旅游深度融合的文化符號,引領全域旅游示范區建設。”昭蘇縣委書記張剛說。

上一條:伊寧市:五月夏初至 芍藥花開艷
下一條:新疆鞏留縣:云卷云舒繞草原 雨后晴天美如畫

關閉

极速排列3 沅陵县 | 晋江市 | 云浮市 | 吉木乃县 | 沭阳县 | 乃东县 | 万安县 | 澄城县 | 肇州县 | 江安县 | 佛教 | 涟水县 | 临泉县 | 满洲里市 | 昌平区 | 永昌县 | 凤山市 | 盐边县 | 板桥市 | 浮梁县 | 扶风县 | 甘泉县 | 陕西省 | 华池县 | 家居 | 泽普县 | 九寨沟县 | 济源市 | 中卫市 | 武胜县 | 青浦区 | 新和县 |